404侑夏:黎千程,我爱你很久了

ag平台游戏网投|平台: 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作者: 小道有礼 更新时间:2019-10-30 22:54:34 字数:2245 阅读进度:403/403

电话刚拨通,就被侑夏给挂了。“我很讨厌宫行瑜,讨厌颜倾。”她偏过头,眼睛直直地看着他,“也很讨厌你黎千程。”

“你们都冤枉我。”两行泪从她眼眶里流了出来。

车子立马在路边停下。

车内开着灯,黎千程伸手去抱她,却被她挡下了。

侑夏靠着副驾驶座的车门,低低地哭了好一会儿,才断断续续抽噎停下了眼泪。

“在你们心里,颜倾是个宝,我就是害她的那个罪人。”

“夏夏……”

“尤其是你黎千程,其实你很恨我不是吗?如果颜倾没出任务,她现在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“我怎么会恨你?”

侑夏突然直起身子,转过头,一双泪眼瞪着他。“你不恨我吗?”她伸手指着他胸口的地方,微微加重了力气在那处点了点。“连我给颜倾捐器官,你都说我不配。”

“黎千程。”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“我的成绩才是jun校那一个连最好的,平时的测试都是我让着颜倾,才让她得了第一。”

她让着颜倾。

因为颜倾很努力,黎千程也很努力地帮着她训练。

她爱慕黎千程,便处处让着颜倾。

“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她替我去出任务,我自己有本事出那个任务,且有本事平安回来。”她低了一下头,“反正你也不信,我也不需要你信了。”

她捏着手里的钻戒,扔在黎千程身上。“我今天去了京城医院,看到你和颜倾了。”她抬头笑了一下,“我就站在你边上给你打的电话,看着你接的电话。”

“夏夏……”

男人脸上浮出一抹愕然,侑夏看着他这突兀的情绪,笑了:“蓝凌浩给我打的电话,喊我过去观赏你和颜倾的暧昧举动。伦敦有名的蓝家人,背地里竟然是个孙子。”

“蓝凌浩喜欢颜倾,自己没办法得到她,就想做个圣人成全她。”她看着黎千程,见他眉头紧皱,像是很疑惑她这句话。

“你不知道啊?我以为你清楚呢。他在jun校追了颜倾好久都没追到手,还拜托我给颜倾送礼物。那段时间,我还充当了许久他两的信差。像他这么大度的男人,这世界上大概死绝了。自己爱的人,可以拱手让给别人。”

“他今天让我成全你和颜倾,说我亏欠了颜倾,现在做个好人去弥补她。”

她挑了一下眉,示意了一下他手里那枚钻戒,“戒指还给你,你可以拿去送给颜倾。”

“过了这么多年,黎千程,其实我真的有想过和你一起结婚生子。”她低着头,把玩着自己的手。“从你进jun校那时起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我知道你喜欢颜倾,就想着做不成恋人,做朋友也行。”

“只是没想到,她偷了我的密函出了任务,你开始恨我了。把我关进西山别墅,折磨我。”她叹了一口气,“好不容易逃了出去,四年后又被你给抓了。有时候我在想,你到底多恨我,才能这样坚持不懈。”

“后来转念想一想,如果有人把你害死了,我也会恨那人一辈子吧?毕竟,我爱你是不是?”

“侑夏。”他握紧了她的手腕,将她整个人按在椅子上。一双眼眼底滋生了血红,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。“你,爱我?”

侑夏笑着笑着就哭了,伸手在他身上打了一下,“黎狗,你察觉的能力真低。”

她抬眼望着车顶,好像这样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。“那晚我们都喝醉了酒,我想起白天长官给我的密函,那趟任务很艰难,也许去了就回不来了。”

“我不甘心呐,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,也许再也看不到了。所以,我就爬了你的床。”

她把视线重新落在他脸上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黎千程你的技术还是跟第一次醉了酒一模一样,烂得要死。我那晚下半夜从你房间里偷溜出来,差点没摔死在楼梯上。”

“那天晚上是你?”黎千程的嘴唇都开始发抖了。

颜倾却说,那晚是她。

这么多年,他不仅带着颜倾替侑夏出任务去世的愧疚,还带着他占了她身子,却无法负责娶她的自责。

侑夏双手用力推了他一把,直起身,“起开。”

她在车里这几分钟的话语,用尽了她毕生的勇气。相思离开浴室前和她说,心事埋在心里就永远是微小的尘埃,如果说出来,有可能它会随着风里的沙子一起飞走,也有可能它会变成钻石,闪闪发光。

她埋藏了十多年的心事,累了,不想再藏了。

说出来,好像整个人都轻松了。打遇见黎千程开始,她从没有此时此刻这么轻松过。

“夏夏。”男人突然将她搂紧,侑夏这才感觉到他半边身子都是雨水,冷得很。

所以他现在在发抖,那阵颤,都过渡到了她身上。

“我不喜欢颜倾,我爱你。”他的声音有点发抖。

发烧了?被雨淋一下就发烧?

“起来开车,身上臭死了,别挨着我。”颜倾在他身上躺了那么久,抱着那么紧,可不是很臭么?

“好……”他一个“好”字说了不知道多少遍,多得一度让侑夏以为他是个结巴。

见他起身,侑夏也随着起来。黎千程真的很重,她十分不想他挨着她,就连靠近,她现在都不想。

侑夏笑:“我又不是没感觉,这四年的相处,我能感觉到你的情,不然我也不会答应结婚。”

但说“爱”,就太过了。

说不喜欢颜倾,也太假了。

黎老爷子帮她出京城,离开汉国。

出了国,她便再也不回来了。只要上了飞机,这辈子都不用再见到黎千程和颜倾。

这两个,令她痛苦的人。

她拍了拍黎千程的手,狐媚笑了一下。“开车走了,我有点饿了,想吃桂花糕。”

“好。”

男人起身驱动了车子,握紧了她的手,旋即将戒指也放进了她的手里。

侑夏这次没扔还给她,只是捏在手里玩。她偏头看了一眼黎千程,竟发现他眼角好像有泪。

像是看到什么好笑的事,她笑出了声,“知道我暗恋你多年,有这么感动吗?莫非这几年对我情根深种,突然发现自己爱上我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