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阴骨老人

ag平台游戏网投|平台: 神医倾天下之莫惹三小姐 作者: 执笔改红尘 更新时间:2019-10-30 22:44:02 字数:2829 阅读进度:239/239

“最近好吗?”

顾云裳微叹了一声,想了想说道。

“吃的好,睡的香”

穆倾歌听后眼神暗了一瞬,轻咳了一声。

“.......嗯,那就好”

顾云裳放下手中的传音玉佩,看着冲出乌云的月亮,不知道是想通了还是怎么样,迅速拿起手中的玉佩问道。

“倾歌?人有前世吗?”

穆倾歌诧异了一瞬回道。

“怎么这么问,你最近遇到什么事了吗?”

顾云裳伸手拨弄着身旁的枯草,意兴阑珊的回道。

“木系的界域令牌被我认主了,自那以后,我......我的脑中总是浮现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,我总觉的很不安......有些不知所措”

过了好一会,那边才回道。

“小裳儿,你的现在和以后是顾云裳,那些记忆片段顺其自然就好,不要强求。”

顾云裳听后似是拨云见雾了一般,心里也跟着一松。是啊,这记忆没准都不是自己的,管这么多干嘛?就算是自己的又如何,她现在是顾云裳,可不是什么‘女将军’!爱谁谁!

“嗯,我知道了,还有.....倾歌,我很想你。”

说完后,顾云裳就切断了与穆倾歌的对话。

穆倾歌看着黑掉的玉佩,心里五味陈杂,气呼呼的又跑回了平台上,手中光芒大盛,坑坑洼洼的界域石在穆倾歌玩命输出的灵力下正在疯狂修复着。众人松了一口气,这尊主总算是干点人事了,知道卖力气不再敷衍了事了。

只有对面的零一脸怪异的看着他,似是看穿了穆倾歌的心思一般,这货绝对是想赶紧修复了界域石,然后趁着月黑风高好溜之大吉,然后去找他的‘小裳儿’花前月下,这该死的混蛋!

不过零没有揭穿他,大不了一起跑,他还想小二呢,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?略带同情的看了周围的几个老头儿一眼,干咳了一声,闭上了双眼。

顾云裳坐起身子,伸了个懒腰,捞着小白就往回走,这个苏卿今天不知道会把事情闹到多大,还是早些回去为好,万一惹出什么乱子来,她大半夜的不在灵船中休息,月黑风高的出去看风景?傻子才会信,只会当她是心虚,鬼话连篇的瞎扯,才不自找麻烦呢!

这边刚走进船舱,外面就开始兵荒马乱了起来,很多人举着火把来来回回的跑,顾云裳象征性的出门看了看,随手拦住了一个人,然后故作惊讶的问道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那人见是复赛第一名的顾云裳,心下有些巴结,想要结交,忙不迭的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。

“顾仙子,清音阁的少宗主被一大批傀儡袭击了,下落不明,不过魂牌还在,但是苏若少宗主所在的船舱内有大量的鲜血,清音阁的徐长老都气疯了,正在四处抓捕这个恶人呢”

顾云裳微眯了一下眼睛,这个苏卿究竟在搞什么鬼?居然没有杀死苏若?如此天时地利之时,他居然就这么放过了?难不成还有什么别的目的?

那人见顾云裳没有说话,以为她怕这些阴邪之物,忙安慰道。

“现下长老们轮替着守夜了,顾仙子不必忧心,早些歇息吧”

顾云裳歪着头看了他一眼,慢吞吞的嗯了一声,就回了船舱,听话的不得了。

那人又深深的看了顾云裳姣好的侧脸一眼,恋恋不舍的举着火把去帮忙了。

回了舱内,顾云裳枕着手臂躺在了榻上,翘着二郎腿‘啧’了一下。

“这倒霉孩子到底想做什么?苏若是被他带走的?”

重重的呼了一口气,歪着头就睡了,由着他们闹吧,苏卿以为把这事告诉她就会勾起她的好奇心,可是她偏不上当。她浑身上下最大的就是那颗心了,明天睡醒了保准能忘个干净。

药宗的后山处,矗立着一个简简单单的小院子,院子中竖着一排葡萄架,架子下面坐着一个紫衣黑发的中年男子,那男子长的浓眉大眼的,身高挺拔,却长的如一个小兽一般可爱懵懂,若不是那眼角的细纹和下巴处的胡须,怕是没人会注意到他的年龄。

此刻他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猛地朝自己的嘴中灌去,然后倒提着酒壶不甘心的晃了晃,酒壶中就这么一口酒了,多一滴都没有,不由有些意犹未尽的皱了皱眉,抬手就把手里的空葫芦扔到了地上。

含长老轻咳了两声,提着一个血红色的酒葫芦,讨好的笑了笑。

“老祖”

那紫衣男子转过头来,眼中除了酒葫芦再无其他了,伸出食指一勾,那红色的酒葫芦就挣开了含长老的手掌,自动朝着那男子飘去,紫衣男子伸手一接,急不可耐的拔下了瓶塞,猛地灌了一大口才砸了砸嘴巴对来人说道。

“还是含丫头上道,比你爹强。”

含长老这才走进了小院,然后站在一旁说道。

“老祖,您就不好奇我是干什么来的吗?”

那紫衣男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眼中透着一抹警惕,细看之下,这男子竟是与顾云裳的师父有七分相似,就是年纪轻了不少,别的没有半分不同。

“你能有啥好事?又想套我的话?”

含长老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“我去青楼给您那好徒儿收拾烂摊子去了。”

阴骨老人眼中含着几分兴趣,放下手中的酒葫芦惊讶的问道。

“青楼?什么烂摊子啊?”

含长老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回道。

“哎......您那徒儿真真是旷世奇才,我就从没见过如此奇葩又富有传奇色彩的人,还是您老慧眼识英雄,这满修真界都找不出第二个能与她比肩的了。”

阴骨老人微蹙着眉有些不耐,他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听不出这死丫头在挤兑自己,是不是往常给她的好脸太多了,不知道天高地厚!

“有话就说,在顾左右而言他,我就给你扔到北海去!”

含长老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恭恭敬敬的行了个晚辈礼,才又把阴骨老人哄乐呵了。

“您这徒儿,逛青楼嫖妓,还争风吃醋跟人打群架呢。”

阴骨老人怔了一下,怀疑的问道。

“真的?”

含长老连连点头,看热闹似的又补充道。

“可不是吗?还把廖河的眼睛剜了,就是那个丹霞峰廖川的亲弟弟。”

阴骨老人却突然拍着桌子笑了起来。

“好、好好!这丫头总算开朗些了,小时候像个锯了嘴的闷葫芦,现在还知道找乐子了,看来灵魂融合的还不错.....”

含长老下意识的问道。

“什么融合?”

阴骨老人自知说错话了,重重的哼了一下。

“不该问的别问,小心我把你扔去北海......”

“打住!老祖,您饶了我吧,北海那地方我实在无福消受,我本来也没听明白您说啥,那个您忙着,我退了,想喝酒了告诉我哈,我给您酿。”

说完后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,这老祖果然是老祖,自己徒儿喝花酒还拍手叫好,真真是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!

阴骨老人在含长老走后,眼神沉了沉,喃喃道。

“廖川.......长啥样来着?”

(https://www.x.qkshu.com/read/155285/491910073.html)

<>chaptererror();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.qkshu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.qks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