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 追踪

ag平台游戏网投|平台: 修仙界大善人 作者: 神仙哥 更新时间:2019-10-30 22:37:43 字数:4531 阅读进度:517/517

禁锢术对于真仙以上的修士作用微乎其微,因为他们对相关法则领悟透彻,早已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

不过微乎其微不代表完全没有,尤其是数个大禁锢术叠加,蝗华老祖出现了短暂的滞停,这也是他没想到五人如此强大,并且配合默契,要是知道五人中有两个在仙宫武举中夺得前十,还有一个进入了百强,就不会如此拖大了。

五个法相一阵乱拳击来,就算是防御力再强,也会瞬间被轰杀,矮胖的身形化为了一只死的不能再死的巨型蝗虫。

堂堂太乙真仙级的存在就这样死了?

五人根本不信,事实印证了他们的猜测,周围忽然一阵强烈的波动,紧接着漫天的黄云飞至,赫然是数以百万计的蝗虫大军,同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“本老祖小看你们了,竟然打杀了我一个化身,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!”

无法判断哪一只是蝗华老祖的本体,只好施展大范围的攻击手段。

赵方舟战矛抖动,千道矛影穿刺,顿时一大片蝗虫被戳杀,可是他全身上下也爬满了蝗虫,这些蝗虫都达到了高阶妖虫的层次,虽然单体攻击力不算太强,但是数量实在太多,灵光罩在它们的蚕食下瞬间崩溃,他不得不加持防御护符。

付坤也是一样,顷刻被蝗虫包裹成了大虫茧。

岳霞祭出了银色葫芦,喷出的冰寒之气随着飓风将那些蝗虫卷起冰封,但是还没等击杀,飓风忽然自动溃散了,那些被冰封的妖虫迅速解冻,然后再次飞起。

空悟的身形又一次虚化,那些妖虫对他没有丝毫伤害,同时他祭出一个钵盂,成群的妖虫被摄入了钵盂中,然而正当他大显神威之时,不知受到了何种攻击,他的瞳孔猛然发散,随即身形凝实,瞬间被无数蝗虫包裹。

甄善良则动用了九天火舞,炙烈的大日宝焰无疑对灭杀蝗虫极为有效,但是辛苦炼化的宝焰,忽然被其中数百个蝗虫吸走了,火凤自爆,也只是多杀伤了一些蝗虫而已。

至于五个法相,它们的战斗力再强,能捻死的蝗虫也十分有限,而巨大的身躯则被这些妖虫迅速蚕食,崩溃只是迟早的事。

甄善良自保没有问题,但是看到四名同伴情况堪忧,于是祭出了雷光兜,此宝瞬间化为二十丈大小,万道雷丝垂落而下,同时雷光炼狱的法术施展而出,那些蝗虫被雷电击中,虽然不至于死亡,却让它们一时失去了战斗力。

赵方舟等人立即震落了浑身的蝗虫,既然雷电之力有效,在场几位都懂得几种雷法,顷刻间方圆数百丈范围变成了雷电的海洋,蝗虫大军终于得到了有效的遏制。

正当五人以为找到了正确的方法之时,有几百只蝗虫忽然迅速膨胀,转眼化为了五六丈大小,普通的闪电落在它们身上几乎不起作用,而他们锯齿般锋利的前肢,以及尖锥般的獠牙在星光的映射下,散发着森然的寒光。

五个法相先迎了上去,赵方舟和付坤的法相稍弱,被十几头巨蝗围攻,虽然也打杀了一两头,但是很快崩溃了。

岳霞的法相化为了九头十八臂,倒是威猛的很,和一群巨蝗战在了一处,但是她自身却是情况危急,不得已又祭出了十二头冰螭。

空悟的表现再次让甄善良刮目相看,不仅他的金身法相战力惊人,他自身也化为三头六臂的山岳巨猿,打的那些蝗虫不敢近身。

甄善良同样擅长近身搏杀,不过他向来不喜欢动用蛮力,最实用的手段当然是佛炎琉璃盏,但是一方面这里有个空悟,万一动用这件佛宝,让他产生了某种想法就不好了,另一方面容易引发蝗华老祖的贪婪之心,若被这家伙盯上,这次探险之旅恐怕会很麻烦。

除了佛炎琉璃盏,最强大的攻击手段当然是剑术,剑道分神立即取代主元神掌控身体,十二把仙剑同时祭出,这些仙剑全是苍别鹤的飞剑,都达到了中品仙器的层次,足矣对这些蝗虫构成致命威胁。

十二道飞剑同时施展流云式,旋转流云变成了剑雨风暴,冲上来的巨蝗顿时被切割绞杀成一片血雨。

再一招疾风万丝剑,前方百丈的虚空出现了无数清晰的划痕,所有被疾风万线剑覆盖的蝗虫全都被击杀。

这一式剑诀隶属于追风剑诀中的一式,乃是苍别鹤传承自万里追魂逍遥仙尊,这套剑诀一共五式,除了疾风万丝剑,还有天河风暴、乘风破浪,秋风扫落叶,以及万里追风一剑斩。

难得有这样练手的机会,追风剑诀被一一施展了出来,前边的几式且不说,最厉害的是万里追风一剑斩,一剑之威竟然将虚空斩破了数百丈,六头巨蝗被一劈两半,还有无数蝗虫死在一剑之下。

这让甄善良的小伙伴们险些咬了舌头,剑仙!这绝对是剑仙的实力!也只有达到那种层次才能施展出如此可怕的一招。

岳霞惊骇之余,又暗暗叹息,本以为很了解他了,没想到他隐藏的如此之深,竟然还是位剑仙。

法悟也默念了一声佛号,原本对甄善良当了状元心里颇为不服,但是当他看到那一剑之威,算是彻底服气了,若是二人在武举中相遇,恐怕还真打不过。

甄某人自己也耍的兴起,他第一次有了“我很强大”的感觉,虽然他明白,这是投机取巧换来的,但是不可否认,现在他可以驾驭这种强大。

正得意之时,猛然数十只绿油油的蝗虫出现在识海中,对操纵飞剑的剑道分神展开了攻击。

原来如此,难怪刚才空悟会突然失神!恐怕也是遭遇了类似的手段,不过他丝毫不怕这种攻击,功德碑挡在前方,神光刷出,顷刻那些绿油油的蝗虫被定住,主元神和几个分神立即化出了吞天巨口,吞噬这些蝗虫。

这些蝗虫不是真的蝗虫,而是纯正的神念所化,对于元神乃是大补,闷哼之声不断从那些巨蝗嘴里发出,不用问,这些都是蝗华老祖的化身,十二把仙剑立即化为了无数剑丝,对着这些巨蝗席卷而去。

巨蝗猛然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所有的蝗虫如退潮一般向远处疾飞而走。

甄善良再次施展了万里追风一剑斩,十二道仙剑又带走了许多蝗虫,其中就有疑似蝗华老祖化身的巨蝗。

“小子,我记住你了,千万别落单让老子碰上!”

确认那些蝗虫已经走远,五人不约而同长出了一口气,虽然老怪最终选择了退却,但是大家都知道,人家是不想损失太多,如果对方不计后果要斩杀五人,恐怕大家很难全身而退。

“甄道友,你到底是修炼神道,还是剑道?”赵方舟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,同时也是其它三人的疑惑,因为大道归一,一名修行者可以修行许多种道法,但是最终必须要选择一种,合道期只能合一种道,而金仙成就大罗,同样是掌控一种大道。

“呵呵,我分神主修剑道!”

“刚才看那一剑之威,你分神岂不是比你本体修为还高许多?”在场的几人都修炼有分神和化身,但是实力都比本体差的远,因为培养一名高阶修士极消耗资源,何况还是剑修这种最难培养的职业,不仅要求资质够高,还需要许多机缘铺垫才行,老天爷不可能钟爱你一人,把所有的机缘都往你一人身上堆积。

“分神的机缘的确比我本主要好一些,所以…呵呵…”甄善良不再解释,对方问的有点太多了,他心里有已经不爽。

赵方舟还想再问,被岳霞用眼神制止了,“甄兄,接下来咱们怎么做?”

“太始洞天撞入星体中,结合之处一定会有空隙,咱们就从那里施展土遁进入,能不能获得好处各凭机缘如何?”

“阿弥陀佛,贫僧赞同!”

“如此也好!”

大家都不反对,因为遇到有些机缘是不可能平分的,万一为了争夺某件法宝而伤了和气,就得不偿失了。

休息了一会,法力和体力都得到了恢复,于是来到了两星的结合部。

结合处并不平整,这是由于荒星原本的地貌所决定的,转了大约半个时辰,五人发现了一个理想的所在,这里原本有一座山,被撞碎裂开了,太始洞天也因为受力不均,在此产生了两个大裂缝。

商议之下,五人决定以此为入口。

目送四人消失,甄善良却没有急着走,他在碎裂的山体内开了个洞,留了一道神念在此,万一出现意外,便可以此为坐标,实际上他早就发现岳霞等三人也有所准备,只有空悟似乎不太在意,估计另有保命的手段。

他刚从石洞中出来,忽然有所感应,于是停留在了距离地表数丈处,很快发现一个人左顾右盼,尔后也选择了那两条裂缝中的一条没入其中。

是那个小偷!

甄善良既惊奇此人能三番两次的从雷泽元等三人手上逃生,又奇怪那位蝗华老祖似乎也在找此人,能让一名太乙真仙放弃寻觅太始神帝的机缘,专门来找此人,难道这家伙手上有重宝?

他并没有生出杀人夺宝的心思,不过考虑到对方有可能和岳霞等人碰上,他还是决定悄悄跟上去。

身上五色神光闪现开始在地下穿行,与对方始终保持在二三十丈的距离,如此以来以对方的修为应该不会察觉被跟踪。

但是很快他发现,对方似乎有所感觉,竟然在地下绕起了圈子,还偷偷放出某种专门感应灵物的灵虫。

为了不让对方发现,他索性向地下深处遁去,距离也拉大到了五十丈,这个距离是他能感应到对方的极限。

那个小偷在动用多种措施,确定之前的确是“疑神疑诡”了,于是方向一变,转向了斜下方。

甄善良以为对方又是试探,但是跟了一柱香时间发现其有明确的目的性,心中不由疑惑更甚,“难道这家伙对这个遗迹知道些什么?”

下行已经超过了千丈,这是普通土遁无法达到的深度,而在下行过程中,他发现了一些植物的根系,不用问,已经接近了太始洞天原本的地平面。

小偷终于又变换方位了,不过这次相当于是水平遁行。

水平遁行的距离超过了千里,在中途甄善良发现了大量的尸骨和建筑痕迹,这些都压在了地下,可以想像这些生活在洞天中的生灵在面临死亡时是多么惊恐和绝望,而他们原来的守护神去了哪里?

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,忽然感觉触碰到了什么,“糟糕,有禁制!”

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,地脉的挤压之力狂涌而来,五色神光瞬间被压缩在了极为狭小的范围,相隔几丈远传来神念,“我还以为是错觉,想不到真有人跟踪,阁下懂得五色神光遁,莫非是孔雀族!”

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“不管是不是,你对本神来说都有大用,我将会把你祭炼成一具化身!”

“本神?你不是人族?”

“等你成了本神的化身,自然会知道!”

话音未落,地下的土石竟然如潮水般涌来,这让甄善良大为惊骇,因为只有山神才能施展类似的手段,而对方竟然能操纵这里的地脉,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

不及多想,玉如意发出黄褐色光华,强行平复了涌动的土石,他立即向原来的方向遁行。

“咦,竟然有操纵地脉的宝物,不过你今天还是跑不掉!”说话间,甄善良被一道微白的光华扫了一下,这种光华若是在光天化日之下,根本不易发现,但是在这地下却是十分显眼,而下一刻,他已经身处于一个昏暗的空间,强大的禁制让的法力、神识,乃至肉身受到了极大的限制。

小偷没有出现,却浮现了一个三头六臂的巨人,巨人的手臂蓦然伸长十余丈抓了过来。

甄善良激发了诸多破禁符宝,将限制降到最低,同时三头六臂的法相凝聚而出。

他其实有数种方法直接离开,不过却选择了留下,一方面他想搞清楚对方的身份,另一方面,离开这个空间,他也不见得的有机会逃脱,相对来说这里反而更安全一些。